动漫演艺牵手 新业态如何“弯道超车”

更新时间:2018-05-22 09:50:26

“推动剧场、演艺、游乐、动漫等产业与旅游业融合开展文化体验旅游”的政策加持,1500亿元产值、24%的文娱业总产值占比的“打榜”成绩,文化科技双轮驱动、“动漫+”成各大国家级展会签约“热项”,相关知识产权保护措施不断细化……近一段时间,动漫产业频出捷报,IP化催动多领域融合的趋势引发行业热议,其中,集创新性、互动性、融合性为一体的“动漫演艺”业态尤受关注。

 

属性之困:“你的名字”成谜题

 

“从2002年创办漫展品牌、承接国内外动画公司制作外包业务,到2010年参与COSPLAY等动漫表演赛事,再到2014年与首批国家认证动漫企业实现投资合作,公司正式转型为动漫舞台剧的研发与运营企业,在开掘衍生产品的过程中‘冲浪’成功”,陕西天翼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监制王哲向记者讲述的企业转型历程,几乎成为动漫演艺业态成长的缩影。而在陕西嘉荷网络空间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志勇看来,由代工转向原创动漫,经营能否成功还需“市场淬炼”。

 

陕西嘉荷自2004年起就发力从事虚拟互动演示系统制作服务,2009年即位列首批通过认定的全国百家动漫企业。目前,其主办的陕西赛区Chinajoy Cosplay大赛、西部动漫节Cosplay大赛已成为有业界影响力和消费号召力的动漫演艺品牌。大赛中脱颖而出的选手甚至受邀参加全球顶级赛事——世界Cosplay峰会大赛(WCS)。即便如此,高效输出IP价值仍是困难重重,“多年努力才换来一次代表中国登上国际舞台的机会,却因为缺少官方认证、护照办不下来而打了水漂,那段时间,大家士气受影响,演出场次见少了”,提起这一经历,赵志勇深叹,属性问题关乎业态长远发展,已经到了亟待明确的时候。

 

“动漫作品转化为舞台演出,Cosplay,电竞影像还是多媒体舞台影像结合体?”动漫演艺到底作何解,同样是中国戏剧文学会编剧羊驰关心的问题。结合正参与创作的动漫戏剧,他认为,动漫本身具有动画和漫画双重含义。而演艺涵盖戏剧、音乐、舞蹈、杂技等多种舞台艺术,形态更多元。从艺术生产到销售运营,动漫演艺能形成怎样的链条体系,还需市场给予答案。

“猪猪侠”3D动漫舞台剧

从“动漫演出”到“动漫演艺”

 

动漫与演艺的结合不仅在市场层面有所体现,早在2008年8月,原文化部印发的《文化部关于扶持我国动漫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》中已涉及相关形态。《意见》明确指出发展动漫舞台剧。提出鼓励儿童剧、青春剧等艺术形式向动漫化、多媒体化方向延伸。充分发挥国有文艺表演团体创作主力军的作用,以场次补贴的形式扶持原创动漫舞台剧的演出。

 

乘着这股东风,浙江台州市椒江区话剧团自2012年成立以来,便精准定位为动漫演艺(儿童剧)剧团,《飘扬的红领巾》、《蓝色精灵之蓝水晶》等原创动漫儿童剧不断涌现,每出必被采购。剧团抓住市场机遇,紧扣主题,从剧本创作、灯光舞美制作及服道化等每个环节为采购单位量身打造,逐渐走出了一条“私人定制”的营销模式,并依托互联网推广渠道,将大、中、小型舞台剧5000多场演出,带到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南昌、宁波、郑州等40多个城市,观众人数破百万。“无论是政府采购还是企业购买的项目,我们都严格实施内容预审机制,实践证明,内容导向正确与口碑成正比”,剧团副团长王大伟说。

 

除院团探索,近年来,文化企业在动漫演艺领域的版图也越画越大。中国动漫集团有限公司经营管理部有关负责人表示,“我们收到的咨询邀约越来越多的来自于动漫原画作者和文化单位,行业覆盖动漫角色扮演、舞台剧演出、知识产权交易、互联网平台、剧场等。原创IP找渠道,演出平台找内容,一来一往间,动漫演出早已超出早期的舞台剧范畴,向演艺市场的各个层面突进”。

 

直面不平衡不充分 困局难挡情怀

 

动漫演艺涉及动画、漫画、演出艺术多个领域,跨界是先天属性,行业内聚集了动漫创作者、儿童剧目演出和动漫演艺培训的私企老板,亦不乏金融、法律、教育等领域的代表性人物,更受到众多地方文化行政部门的关注。